大足县哪里有好玩的

井研县小吃

大学生闫啸天所捕的燕隼

原标题:野生动物保护法26年首修:是否能吃要看公序良俗,禁乱放生

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

《野生动物保护法(修订草案)》(下称草案)目前正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此前的12月26日,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对草案进行了审议——这是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自198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,1989年实施至今26年来第一次修订。

“我们很兴奋,这么长时间这部法律终于要修订了,而且是全国人大环资委亲自牵头,”严旬很激动,他把修订草案与现行法律进行了对比,在纸上密密麻麻地列了正反两面的提纲,一边比画一边讲,“至少我们是能够看得到、摸得着,在一定时间内这部法律可以修订完。”

严旬是国家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司总工程师。近日,他接受澎湃新闻专访,对草案修订背景、新增内容以及野生动物保护司正在做的工作进行了介绍。

他感叹说,法律的修订是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他希望这部草案早日获得通过,“越早通过对保护工作越有利。”

此外,针对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一直诟病的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26年未作调整(仅于2004年对单项条款做过一次修改),名录内外物种资源均已发生很大变化,与现状严重不符的问题。严旬向澎湃新闻透露,国家林业局与农业部正在制定新版《名录》,按照程序上报国务院批准后,“可能会在这部修订法律颁布之前公布。”

“大学生贩卖燕隼蛋被判十年半并不重”

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实施至今,许多法律条文已不适应当下的野生动物保护需要。

近期引发网民热议的“大学生贩卖燕隼蛋被判十年半”案件,在严旬看来正是在现行法律下,对非法捕猎野生动物的行为监管不严、处罚不够、教育宣传太少所致。

“一点儿知识概念都没有”,严旬说起这件事儿仍有些激动,他认为,部分媒体把一起非常恶劣的、数罪并罚的刑事案件简化成“大学生掏了十几只鸟”,并不准确。

燕隼属于猛禽,一窝中鸟蛋的数量非常少,燕隼的活动范围大,十几个燕隼意味着全县的燕隼窝都被掏空,已经构成非法捕猎。再加上收购、买卖等严重情形,数罪并罚后,严旬认为判刑并不重,“按新的法律可就不止判十年了。”

该案判决后,许多网民为这名大学生“喊冤”,认为量刑过重。可在严旬看来,这正说明过去对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宣传力度不够,公众保护野生动物的观念淡薄。所以草案新增加一条内容,明确要把普及野生动物知识进课堂、进书本,通过“小手拉大手”的方式提高公众保护野生动物的观念。

并且,草案明确了媒体应该加强宣传,对违法行为进行监督。

“人与自然、与动物的和谐相处,这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。”严旬说,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并不会给国家增加GDP,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大家开始追求对生活环境的改善,更向往与自然的亲近。

既然修订工作迫在眉睫,为何要等26年?

“老一辈同事每年都提议要修改,但一直没有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。隔行如隔山,很多人会认为,它可能没有证券法、计划生育法更受老百姓的关注。” 严旬说。

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王庆喜在草案审议时透露,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源于2013年春节前,中央电视台集中曝光了几起滥杀野生动物的新闻,包括天津北大港湿地、江西资溪等地大量捕杀野生动物的现象。

王庆喜说,中央办公厅调研室《情况专报》第24期刊登了《媒体呼吁通过立法等方式禁止食用野生动物》的文章,包括中央总书记在内的几位国家领导人对此做出重要批示。

2013年9月,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被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,由全国人大环资委负责牵头起草和提请审议。

第一次提出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

国家林业局全力配合全国人大环资委为法律修订做调研工作,严旬也亲自陪同调研组到野生动物栖息地、繁殖中心等地调研。

调研结果显示,我国野生动物栖息地现状不容乐观。

以高速公路为例,多条线路的修建都没有考虑野生动物栖息地等环境因素。严旬以2003年6月开工建设的云南省思茅市至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小勐养高速公路(简称思小高速公路)为例介绍说,思小高速公路的修建并没有考虑大象的通道问题,导致道路运行后经常有大象在公路上来回徘徊,造成高速公路封路。

“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高速公路、水库、开发区等等这些快速发展的基础设施,基本上没有考虑到野生动物栖息地。”严旬说。

沿海湿地的破坏也是如此。中国的自然海岸线已几乎消失,这也是候鸟在中国一边迁徙一边消失的原因之一。

“候鸟在俄罗斯飞得挺好的,想落哪儿就落哪儿,飞到中国一看,没地方落了,全是鱼塘,要么就是围海造田,再或者俯瞰时有个亮的水面,飞下去一看,是咱们的塑料大棚。”

栖息地遭破坏进而影响到种群的情况非常严峻,也长期存在。修订草案第一次提出了栖息地的概念,把自然保护区之外的野生动物栖息地纳入了保护范围,并制定栖息地名录。

未放弃对野生动物“利用”

澎湃新闻还注意到,作为一部野生动物“保护”法,环保组织一直呼吁不应带有“利用”字眼,但草案总则依然4次提及,分别是在第一条“规范野生动物资源利用”,第二条“从事野生动物保护、繁育、利用”,第三条“国家保障依法保护、繁育、利用野生动物”,第四条“实行保护优先、严格监管、科学繁育、合理利用的方针”。

严旬对此解释说,全国人大调研组对野生动物的保护、繁育、利用都已做过调研,法律不可能脱离现实条件。“这部法律不是光针对保护组织的,也不是光对养动物的农民说的,因为法这个概念人人都要遵守,所以还是要考虑现实条件,有些地方经济发展不可能离开野生动物,你让农民养猪他就不养猪,而养其他的,你不可能剥夺他们的生活来源,但法律有具体条款加以规范。”

严旬说,为适应行政审批改革,国务院野生动物主管部门的工作范畴今后将会有明显的变化,除国务院有规定的敏感物种,野生动物人工繁育、出售、收购、利用等审批工作将下放到省级。

“我们将腾出更多的时间去监管,去制订规则,去制订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、栖息地名录、管理办法等。不会像过去,审批工作占据了我们大部分时间。”严旬说。

【对话严旬】

保护经费首次纳入各级政府财政预算

澎湃新闻:草案在打击破坏野生动物的行为方面增加了哪些规定?

严旬:之前没有包括进去的,比如用电击的,用电子设备、LED灯的,这些都已经明确写进了草案,对用网捕的都加大了处罚力度。以前法律没有规定,抓了无法判罪,现在都有规定了。

澎湃新闻:现在网络上非法售卖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特别多,能有效打击吗?

严旬:现在有关部门正在网上清查,广告不让做,做了就会发现、就会被查,比如象牙从淘宝是搜不到的,关键词已经剔除了。但假如我不说象牙,我说一种老的白塑料筷子三千块一双,那也明显是象牙,你一双塑料筷子能卖三千块钱谁信呢?但类似这种的就很难查。

澎湃新闻:我比较了一下,保护经费纳入各级政府财政预算,这个是以前没有的。

严旬:这意味着让政府明确这是一项公益事业。这不是保护部门自己要做的事,这是社会公益事业,公益事业需要政府拿钱,各级政府都应该纳入预算;然后,要制订保护方案和措施,同时鼓励公民、法人和社会团体能够筹集资金去支持去保护。

野生动物有没有“福利”、能不能吃

澎湃新闻:动物福利的概念为什么没有纳入草案?

严旬:草案最终为什么没提我不清楚,这个不是我们决定的。我个人理解,福利只是人在养动物的过程中提出来的,比如人们养只小狗要好好善待它,要给它吃的,天冷了还要整个小马甲。但动物在自然界没有什么“福利”可言,它们要么是共生关系,要么相互利用,没有福利的概念。为什么《动物世界》那么吸引人,因为它真实地反映了动物之间的关系,猎豹就是要去捕食,鳄鱼在动物迁徙过程中突然从水里窜出来把它吃掉,哪还有什么福利?把栖息地保护好就是野生动物最大的福利。

但我并不是说,我们不注重养动物的条件。我们当然不能虐待动物,既然它给你创造效益,你要向公众展示,那你就要好好善待它,不要虐待。

澎湃新闻:草案在野生动物繁育方面有哪些具体规定?

严旬:草案中把人工繁育的野生动物分为四类。第一类是濒危物种需要拯救的,比如大熊猫;第二类是科学研究用的;第三类是向公众展示的,比如动物园里的;第四类就是国家允许利用人工繁育、技术稳定成熟的国家重点野生动物。

澎湃新闻:放生野生动物之前也有很多案例引发讨论,草案对此有规定吗?

严旬:前段时间,长白山的老百姓举报说突然发现很多蛇,后来调查发现根本不是当地的蛇,而是有几个善男信女把它们放生了。既然有放生就会催生一条非法的利益链,比如明天哪里有法事了,今天我去抓些动物让你来买。这种所谓的善举有的时候是大家不懂,他以为是在做好事,实际上放生的那些动物要么活不了,要么就把别的动物整掉了,破坏了原有的生物链,对环境并没有产生好的影响。

以后不许随便放归野外,并且草案明确规定,你放生的,要责令你限期捕回;你不捕回的主管部门给你代捕,费用你付。

澎湃新闻:野生动物到底能不能食用,这点有明确规定吗?特别是在一些特殊的地区。

严旬:这次修订的草案里面有了明确的规定,没有说能不能吃,而是首先强调,利用野生动物及其制品要遵守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,并且还要符合公序良俗。大家认为这件事情不能做,你做了有损形象,那就不可以做。

工程涉及栖息地审批权从县级上移到环保部

澎湃新闻:草案对今后涉及野生动物栖息地的工程建设如何规范?

严旬:下一步,项目建设在环境影响评价时就得要征求我们林业部门的意见,征求意见的时候,要对照名录看是否涉及名录里的野生动物,这需要征求我们林业部门的意见。不像以前,没看见就说没有。那我问你动物脚印算不算?粪便算不算?这都有国际通用的一些方法来判定。

澎湃新闻:在环评环节你们有否决权吗?

严旬:项目建设方案你考虑野生动物了没有?你是如何考虑的?我们需要做评估看能不能满足条件,对付一下是不行的,下一步名录是重要的参考。如果涉及到了名录上的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,如果工程不是必需的,可建可不建,那不要建了;如果必须要修一条铁路,那可以,铁路在设计的时候就得考虑这些。

澎湃新闻:也就是还像以前一样只是征求意见?

严旬:以前是光征求意见,一征求都说没有(野生动物)。现在如果涉及国家级的保护区域那就必须得是环保部来审批环评。以前很多都是在县一级就过了,县一级的审批你敢说不通过?一说没有动物都过了。那对不起,下一步,这是国家重点的保护区域,你得征求国务院(国务院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)的意见。

澎湃新闻:栖息地破坏那么严重,现在开始做这项工作来得及吗?

严旬:我们国家很大,经济要发展,生态也要得到很好的保护。东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有差异,但是保护生态的任务是一样的,特别是西部地区有很多很大面积的野生动物栖息地,如果不抓紧保护,等到将来受到破坏了再来保护就来不及了。新的法律明确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,我们就有了依据了。

井研县小吃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